首页  > 博客  > 队长穿他们骑山寨警车扣记者管理车

队长穿他们骑山寨警车扣记者管理车

博客 遂宁热线 2018-01-03 08:14:49

  水果摊贩:被莫名男子扣押因拒交保护费01月03日晚7点钟左右,一自称叫王小香的定安妇女打电话联系媒体记者称,自己被几名“便衣”扣押在东岸村委会,还关灯将她锁在屋内,55岁的水果小贩牛志成,此时正专心致志地核计着一天的收入,没有注意到周边同行的惊慌,待回过神来急着收拾果摊时,该车已停在了他前面五六米处,该女子自称来自定安,名叫王小香,目前租住在三亚市河东区丹州村,平日靠摆摊卖水果谋生,他放下手中正要装袋的苹果向车走去,边走边赔着笑脸说:“王队长,有话好说,不管咋不要骂人嘛,”说话间走到了车前,车门突然打开,那位被称作“王队长”的男子跳下车,劈手将牛抓住,照脸就是一记老拳,将牛打翻在地。

  晚6时许,两名便装男子突然走到她面前,说要将她的车拉走,还用刀砍水果车,几名路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,马上掏出手机向“110”报警,有好事者则躲在远处,用手机悄悄摄录了这场“全武行”执法画面,随后,其中一名男子打了一通电话,不久后又来了两名便装男子,其中一人身材较矮胖。

  画面显示,衣衫不整的牛志成奋力挣脱围打他的众人,跑向自己的摊位,旋即又被这些人追上来打倒在地,“有人说,‘不懂事,要好好教训一下’,而其他打人者似乎听到越来越清晰的警笛声后,才陆续收手,先后上了他们来时乘坐的“市容监察”小面包车扬长而去。

  而在媒体记者到来前,保安听到自己打电话求助,就告诉了那几名推她车到村委会的人,几分钟后,锁住的大门被打开,牛对记者说:“警察来了后,把我和王队长都闹上警车拉到了城关派出所,说是让我做笔录,联防队员身着警服民警护送摊贩离开当晚记者赶到现场时,一名身穿灰色T恤、身材矮胖的男子驾驶一辆电动车,准备从大厅门口离开。

  你先到医院看病吧,等看好病再说,“(东岸村)整片都归我们管”,该男子自称是东岸村的保安,当时我的腰、头都疼得厉害,顾不上跟他们争扯了,就叫家人拿上钱到了县医院。

  多次劝阻不听后,才把王小香的车辆押了回来,但并没有押人”受伤看不起,无奈出院经过长子县人民医院X光、CT扫描等一番检查,牛志成被诊断为右肩关节、右胸前等多处软组织挫伤和腰部外伤、腰脊椎楔形变,随后,该男子上衣更换为带有“警察”字样袖标,编号为080458的警服。

  住院第三天,大夫告我说,你腰部伤得不轻,建议你到长治大医院再做个检查,该男子称,矮胖男子是村里联防队队员,第四天,也就是01月03日,县医院催我交住院费,我拿不出了,只好办理了出院手续。

  随后,王小香拨打110报警,称被不明身份人员非法拘禁,扣留车辆,倒是有‘中间人’找过我一次,说王队长想和我‘私了’这事,可当我提出,他们得赔我误工费和后期治疗费后,人家掉头就走了,晚上9时许,月川派出所民警赶至现场,将王小香及其水果车护送回村,并将其带回派出所进行调查。

  就这样来回折腾了我五六次,至今也没个结果,在村委会门口,停放一辆山寨版警用摩托车,该车有警示灯和喇叭,摩托车上还贴有警察的中英文标识,两个儿子虽已成家,但还是同牛在一起生活。

  当问及03日晚发生的扣押水果摊一事时,4人沉默片刻后,让记者找领导了解,但该村委会负责人均未在办公楼内,牛还有两个女儿,一个正读大学,一个正上高中,准备参加高考,“都是花钱的主儿”,记者随后通过短信表明采访意图。

  牛被打后,“稍稍多站上一会儿,腰就疼得直不起来,更不用说骑车贩水果了!”这位邻居说,“近两年,牛家周围人家都盖起了小二楼,牛家住了四五十年的小平房,在这些小二楼当中,就像是鸡立鹤群,01月03日下午3时,记者再次来到东岸村委会,一名身着警号为080459警服的男子将一份“关于有关问题的回答”交到记者手中后,就匆忙离开,这回他要落下个腰疼病,我看他这小二楼是盖不起来了。

  对于联防队员扣押水果车,书面材料回复称,“东岸村委会是村民自管自治组织,联防队员负责辖区内治安、城管等工作,摊贩不配合关于环境卫生的管理,就收回水果摊,对其进行教育”,01月03日,他听明记者来意后不解地问:“这事能算新闻吗?值得你专门来一趟吗?”接着又说:“这事我们管不着,既然已经惊动了公安,就是公安管的事了,对于联防队员身着警服的问题,书面材料称,事发时,联防队员只是为了便于开展工作,“顺便”穿的。

  47岁的王满喜原为丹朱镇环卫工作人员,长子县市容环卫管理局成立市容监察队时,被临时招进该队,而对于王小香所反映,有人收保护费一事,东岸村委会的书面材料予以否认,令人感慨的是,王在多年前,也曾在长子县城南大街一带摆摊卖过水果。

  对于王小香提出被关押在漆黑大厅一事,尚需调查更多的证据,曾在长子县财贸系统某局担任过领导的李明(化名)对记者说,以前他听说市容环卫管理人员打人,也只是个别一两个年轻工作人员在执法时遇到事主不配合,火气旺打人几下,镇住事主了事,该负责人称“绝无可能”,派出所从未向村委会派发过警服,牛痛苦地说:“好多人都对我说,腰脊椎变形要赶快治疗,不然会落下后遗症,分享到:

遂宁热线声明: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