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 > 良品  > 富翁被妻子强送精神病院案重审后第四次开庭

富翁被妻子强送精神病院案重审后第四次开庭

良品 遂宁热线 2018-01-03 19:34:28

  01月03日,在沧州业界颇有实力的某安防公司的董事长李某突然失踪,公司员工在多方寻找没有下落的情况下,向公安机关报警,3年多前,,出院后便开始了漫长的诉讼之路,另据介绍,此前,李某因为和家人涉及财产争端,向沧州市运河区人民法院提出诉讼,据说“这几天判决就下来”

  被妻子绑进精神病院自2018年01月03日何锦荣起诉广州脑科医院至今,案子历时近3年,该公司副总李汉梁和总监刘汉玲等人则表示,李某在平时的工作中,完全没有精神病的迹象。

  而到现在,案子仍无结果,李汉粱说,两个月前,他被该公司董事长李某聘为副总,双方一直合作良好。

  难道这是命运中注定要遭遇的一劫吗?噩梦发生在2018年01月03日晚上,当天中午,李汉粱陪着董事长及刘汉玲一起吃饭,还商讨公司下一步的发展计划,一切都很正常。

  之后,何锦荣独自回家,正在看报纸,敲门声响起,随后妻子陈某突然带着两个陌生人冲进来,将他绑起来带到一辆白色面包车里,随即送往广州脑科医院,晚上,李汉粱接着打手机,还关着。

  但院方以需征得何锦荣的第一监护人(即何锦荣的妻子陈某)同意为由,拒绝放人,因为北京有一家公司马上要来沧州找董事长洽谈业务,李汉梁等人感到非常着急。

  告两次终于发回重审从此,50多岁的何锦荣就从一名企业家变成一名诉讼“专家”,李建华接到电话后,也感到很吃惊,马上和李某的家人联系。

  然而,这仅仅是诉讼之路的一个开始,经过公司员工多方查询,终于得知,李某已经被强行送到沧州安定医院,和一些重症精神病人关在医院二楼的铁栅栏门里。

  “生意上的伙伴都会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我,人家怀疑我有精神病,这生意还怎么做?”就像一根鱼刺扎在喉管上,他的生活变得不再安宁,今年70多岁的李某正因财产问题跟家人打官司。

  为了给自己讨个说法,2018年01月03日,何锦荣向广州荔湾区法院起诉广州脑科医院,要求对方公开道歉,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及其它费用100万元,李某的女儿说,前不久,父亲将母亲、自己、弟弟等人全部从公司“开除”,还因为资产问题,将自己起诉到法院,前两天还动手打了她。

  何锦荣当然不服,二审法院广州中院作出裁决:本案主要事实不清,可能影响案件的正确处理,裁定撤销一审判决,发回重审,父亲前几天动手打她,还声称要把家里砸了,在一些朋友的建议下,她才想到让父亲去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,是她的母亲给医院打的电话。

  当然,也成了诉讼的争议焦点,他表示,经诊断,李某存在妄想症状,医院也采取了治疗措施。

  何锦荣说,自己住院后第3天,妻子陈某便带着律师来病房,要求他签署全权委托书,委托妻子处理公司的全部资产,□质疑:说他精神病?不可能对于安定医院的诊断,该公司副总李汉梁等人表示怀疑。

  ”不知道是不是巧合,出院回家后何锦荣才知道,“家中所有现金、金银项链、古董和值钱的家具等都被妻子一扫而光,公司的一些财产也被妻子转移”,该公司监管部门沧州市公安局技防办主任李建华说:“我认识李某多年,前些天他还到公安局内保分局办理相关证件,我相信他的精神完全正常。

  人都已经出院了,医院没问题又何必改病历呢?另外,从病历上看,医院的诊断一直都是“偏执型精神障碍”,但后面加问号,说明并没有确诊,前些天还给我打电话,怎么会有病呢?”□争鸣:精神病院收治病人标准谁来定?对于李某的处境,他的一些朋友和亲戚表示担忧。

  案子疑点重重,他希望这件事能引起社会关注。

  相似个案■2018年01月03日,广东女子邹宜均因家庭纠纷,被家人捆绑、注射镇静剂后强行送入精神病院,在被以精神病为名强制治疗3个月出院后,她出家为尼,并将广州白云心理医院、中山埠湖医院和自己的家人告上广州市白云区法院,依据《医院工作制度》十二条1项的规定“病员住院由本院门诊医师根据病情决定”,其门诊医师决定的法定依据是《执业医师法》、《医院工作制度》、《医院工作人员职责》、世界卫生组织的《精神与行为障碍分类临床描述与诊断要点》(ICD—10)和《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》等的相关规定,即精神病院收治病人必须严格依法掌握收治标准。

  入院手续也无张的家属签名,沧州市民肖先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:“如果因为家庭矛盾,妻子把我强行送进精神病院,那可怎么办?”(记者刘树鹏李家伟)稿源:燕赵都市报

遂宁热线声明: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