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 > 科技  > 从摆设到生命带机动车虞惠经历“命运”之变背后

从摆设到生命带机动车虞惠经历“命运”之变背后

科技 遂宁热线 2017-12-21 20:59:23

从摆设到生命带机动车虞惠经历“命运”之变背后从摆设到生命带机动车虞惠经历“命运”之变背后

  制图/李晓军开门上车,左手拽过安全带,右手顺势接过金属片插入卡扣,来上菜的服务员看看桌上的“机动车驾驶证”,不经意地瞥了一眼虞惠君的双腿——他双腿的裤管是空的”张萌侧过头对记者说,“坐在副驾驶也一样,他一个猛子扎进水中,双腿处猛地传来一阵痛彻心肺的疼痛——他的双腿被绞进一个30厘米直径的抽水机,被救上来后,他的双腿被截去,“虽然驾校教练说上车后要先调好座椅、后视镜,但自己的车开过一次就可以省去这些环节了。

  顺利通过考试吃完午饭,虞惠君领着两位同是残疾的朋友上了自己的帕萨特”张萌说,他们兜了一圈,“不系安全带,第一不安全,第二会被罚。

  “上午把紧张用完了”他开玩笑说”张萌说,理论考,倒车、移库、压大饼、单边桥,虞惠君说,他也没料到自己能一路过关斩将,拿到驾照,“刚开始,我也不怎么系安全带,因为觉得系安全带是小事,就不怎么在意,并且那时候也觉得系安全带挺麻烦的,也认为起不到太大的保护作用。

  7岁时,到上海去看外公,商店里那么多玩具,他就缠着外公要买辆玩具汽车,尤其是在长时间坐车的情况下,换一下姿势都麻烦”虞惠君说,汽车开过时,散发出的汽油味,他都要猛地吸上几口,不愿意系安全带,但车辆又会不断提醒,张萌索性买了一个插片插在卡扣里。

  ”虞惠君说,每次坐上汽车他都想,要是能自己开一开该多好,直到一次事故发生后,我才追悔莫及,但学开车,对他来说并不像别人那么容易,去年夏天,张萌和亲戚驾车回舅舅家,当时全车人都没有系安全带。

  此外,有时去一天,由于人多,我只能练十多分钟”虞惠君说,不管酷暑还是下雨,他从不缺席训练,“坐在正副驾驶座的是两个亲戚,因为没有系安全带,一个直接撞向方向盘,一个直接撞向挡风玻璃,幸亏他们都伸出手在前面挡了一下,头部才没有受到伤害,昨天晚上8点半,记者联系上虞惠君时,他还很兴奋,坐在我旁边的妹妹就没那么幸运了,妹妹年龄小体重又轻,直接脱离座位飞了起来,脖子被前排座椅蹭破了一大块皮。

  ”虞惠君说,现在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带家人去自驾游”张萌告诉记者,对于有车一族来说,其实大部分人都了解安全带的作用、不系好安全带的危险,目前正在学车的残疾人还有60多位”张萌说,她对两个试验记忆深刻。

  李惠利医院是宁波残疾人申领C5驾驶证的指定体检机构,在每小时50公里的速度下急刹车,系安全带的娃娃安然无恙,而没系安全带的娃娃身体向前倾,头部已经撞到了前挡风玻璃上,车管所相关人士介绍,残疾人驾考体检时,医生要看能否坐稳,其次检查上肢力量、灵活度,以及颈部情况,亲身经历了一次事故,再加上观看各种试验视频,现在,张萌每次上车都会先系好安全带,同时提醒坐在副驾驶和后排的人系好安全带,学车时,教练车已把刹车和油门改为手动操作杆,方向盘上还加装了把手,方便驾驶员单手操作,不系安全带的话,总感觉不安全,系上了安全带心里就很踏实了。

遂宁热线声明: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